改写女友与姊姊被轮姦(1-4)

    时间:2018-06-12 阿冈:21岁,诗萍的男友
    阿宏:修车厂老闆   
    小黑:警察         
    小克:药头
    1.厄运的开始
    六月的夏日,所有学生的按耐不住心理的兴奋,诗萍也像其他学生一样,在心中计画暑假的日子,要去哪里玩,要与阿冈出去玩呢?还是上台中找姐姐玩呢?!叮咚叮咚钟声响起,诗萍收拾书包回到家,这时接到姐姐的电话说:萍,希望可以早点来台中玩,我暑徦开始两个星期后要实习无法陪你玩,诗萍收拾行李準备做晚上的客运到台中找姐姐,到了台中隔天早上,诗萍穿着粉红色的小洋装,搭配罗马凉鞋。等不及要出来,展示这一身服装,搭配刚染过的酒红色秀髮诗萍趁姐姐还没起床,骑姊姊的机车想出去帮忙买早餐,回家的路上,居然有一台车朝诗萍撞上来,车上的两名中年男子下来不怀好意的说:「小姐你撞到我,你到底会不会骑车压?干你娘哩。」
    诗萍被这样的举动吓了一大跳,泪水在眼眶里打转,接着把诗萍连人带车押回他们的修车厂,一进修车厂,所有修车厂的兄弟,一直不断吹口哨,诗萍感觉状况越来越不对,走入修车厂的办公室,眼前有两名男子,一名是小黑,穿警察制服,看得出一身健壮的身材。另一名男子叫做阿宏是修车厂的老闆。
    小黑喝斥:「把证件拿出来,陈诗萍,才十五岁,未成年就骑车肇事,你哪间学校?」
    诗萍不断发抖说:「可不可以不要跟学校讲,我怕….会被退学。」
    阿宏说:「不讲可以就看妳的表现搂。」
    诗萍:「你想干嘛?」
    阿宏:「想干妳呀!想干嘛?」
    阿宏走向窗户,喊到:兄弟们开party搂!
    修车厂的弟兄们走进来把诗萍架起来:用尼龙绳把诗萍的手绑起来挂吊在天车的挂钩上,然后挂勾往上升,诗萍的脚渐渐的踩不到地面,另一名男子小黑,用尼龙绳打一的大结,从诗萍的大腿中穿过,又绕上挂勾绑一个死解,另一端小黑拉着,就像拔河一般,拉了又放,诗萍不断的皱眉头,表情十分难受。
    其他的兄弟笑成一团,太精采了。
    阿宏说到:「开party怎么可以没有酒呢?大家去冰箱拿酒来庆祝。 」
    绳结不断的摩擦诗萍的下体,发出嘶嘶的声音。
    诗萍发出咿咿啊啊的声音,渐渐的绳结陷入白色内裤。
    诗萍不断的哭喊:「放我回家,眼泪与鼻水不断的流,这时其他的兄弟不时拿酒泼向诗萍,诗萍粉红色的洋装全湿了,里面的雪白的内衣裤都露了出来。
    小克拿着酒瓶走向诗萍说:「辣妹,这样哭哥哥我都不忍心了。」
    拿起台湾啤酒就往诗萍的嘴里灌,不一会工夫,一瓶,两瓶,三瓶…。
    小克:大家看,这小骚货,酒量真好,不知道下面的嘴巴,酒量如何?捏了捏诗萍的胸部。
    一下喝了好几瓶啤酒,诗萍觉得肚子很胀,
    诗萍说:「我好想尿尿,拜託让我去尿尿。」
    阿宏拿装机油的铁盆放到诗萍的两腿之间。
    阿宏说:「想尿尿就尿在里面,以后你还有很多机会在我们面前尿尿。」
    阿宏轻轻的敲打的诗萍的小腹,小黑也加快了速度,在小黑与阿宏的夹攻下,不出两分钟,金黄色的尿液就顺着大腿流了下来。众人见状不断羞辱诗萍,小骚货终于尿失禁了,太精采了,阿宏更是手无足蹈,阿宏说:「兄弟们,回岗位工作了。」
    改天有空一起玩这小骚货,接着把诗萍放到绑在办公室的椅子上,因为喝了太多酒,诗萍沉沉的睡去。

    2.人格崩溃调教

    不知过了多久,诗萍从昏睡中醒来,感觉脸上黏呼呼的,好像有什么东西在蠕动,张开眼看到一堆光溜溜的男人正在用阴茎摩擦我的脸,低吼一声射在诗萍的头髮上,看到时钟已经7点了,诗萍更是焦急,想到姊姊一定很担心我,我一定要想办法脱身,然后小黑与小克走过来。
    阿宏:「小克,带这小骚货去洗澡,等等我来好好调教调教。」
    小克:「好,另外你要的道具我都放到你房间了。」
    小克把诗萍又脱用拉的拉到浴室,而诗萍抵死不从,小克免不了赏她几个巴掌,在浴室,小克粗暴的搓揉诗萍的胸部,更是拉扯诗萍的阴毛,看到这些画面,我备感兴奋,在心中盘算着,等下的计画,把诗萍弄乾净以后,拉到我的房间,我拿出一个粉红色的锥状按摩器,放在椅子上,把他的双手反绑在后面后用尖头没入诗萍的后庭,开启振动,诗萍脸从苍白转为红润,喘息不断加快,我拿出我的相机拍了几张照片,我说到:「诗萍,其实你是贱货,你渴望被众多的兄弟轮姦,只是你不知道而已。」,我把镜子移到她面前。
    我说到:「你看妳的脸色多的红润,这才是适合妳的样子。」
    我掏出我的阴茎,说:「来好好的照顾你未来的主人,你的使命是带给男人快乐。」
    我走向诗萍,用阴茎在她脸上摩擦,这小骚货居然死不张嘴,还向吐口水
    诗萍:「好臭,拜託你放过我,我不会报警的。」
    我赏了他一巴掌,是我才不要报警,妳搞不清楚状况。
    我从床底下拿出一篮晒衣夹,把按摩器开到中,诗萍承受不了震动一直不断发抖,我用晒衣夹夹住诗萍的乳头。
    萍:「啊~~不要~~痛~~~痛」第二个第三个一下诗萍两乳都是晒衣夹。诗萍的胸部被夹得扁扁的,不断哭泣。
    接着我开始在诗萍腹部,开始夹,萍:「拿掉!拜託你!我都听你的」我看到诗萍的乳头整个肿起来。
    我:「我忘记夹乳头了,哈哈哈」我一夹下去。
    萍:不断尖叫「 胸部快裂开了!」
    我:「妳很吵耶!」我把萍舌头拉出来,夹四个塞衣夹,避免她一直吵吵吵,烦死了。
    诗萍舌头收不进去,只能不断流口水,并发出断断续续的叫声。
    ,我数到:「一、二、三。」一次把胸部的晒衣夹扯下来,诗萍马上开始向我求饶,我接着把按摩器开到最大。
    诗萍:「我脚抽筋了,我受不了了,快关掉,啊啊啊啊。」
    我不理会她的哀求。
    说:「叫主人。」
    诗萍:「主..人..求..求..你。」
    于是我关掉按摩器的振动,把阴茎凑往她嘴巴。
    我解开她的手,示意她跪下来帮我吹屌。
    诗萍顺从的伸出舌头,试探性的碰触我的龟头。
    我打了她一巴掌。
    说:「从阴茎根部开始舔起,手抚摸睪丸,妳再不乖,看我怎么教训妳。」
    她顺从的抚摸我的大腿,到我的睪丸,也尽量避免牙齿碰到我的阴茎,并开始
    吞吐我的老二,慢慢的加快速度,我听到滋滋滋的声音,口水顺着诗萍俏丽的小脸,一直往下流,我开始拉扯她的头髮,加快速度,滋、滋、滋,我感觉快射了,每一下都顶到诗萍的喉咙,好爽,低吼一声,我压住诗萍的头,长达四十秒,直到快昏倒,我才放开,把青春的泉柱完完整整的灌入她的喉咙,诗萍被我呛着了,不断咳嗽,我见状大笑,拿出铁梯,说到:「跪在第三个,屁股抬高对着我。」
    诗萍用沙哑的声音:「我还是处女,我想把我的第一次,留给阿冈。」
    我生气把诗萍推到在地,把她的脚拉起来,头下脚上的姿势,我站着狠狠的把阴茎,放入她的处女小穴里,实在是太紧了,阴茎放入1/3就放不进去了,我不罢休,吐口水在手上,又挖又扯。
    诗萍不断哀叫:「好…痛、好…痛,不要再挖了。」处女血顺着阴部,往她肚子流,我听到滋滋滋的声音,直接把老二挺进,一下就顶到子宫口了,就像有两个阴道口一样,好舒服喔。
    我把诗萍丢到床上,吸吮她的奶头,手从她的颈部滑落到小蛮腰,轻轻的抠她滑顺的肌肤。
    诗萍从痛苦变为舒服的呻吟,诗萍:「啊、啊、啊~~~~」
    喘气不断加快,我直接顶到最深处,把精液全部射进子宫里。
    我打开房门,其他兄弟走进来,我点了一根菸,準备欣赏这轮姦盛宴,小克拿了一瓶药进来,向我推荐,这瓶西班牙苍蝇水,只要喂下去,诗萍等等就会风情万种,要怎么玩就怎么玩,众人把诗萍架出阿宏的房间,到了修车工厂,刚好10点把铁门拉下来,阿克拿起苍蝇水,喂下去,诗萍开始神智不清,不断的摇动她的翘臀,小克点了一根菸,插进诗萍的屁眼,就像萤火虫一般,不断摆动,所有人都笑翻了,诗萍:「我要老二,我好热,我全身都好热。」、众人不断的玩弄诗萍的肉体,抓的诗萍身上都是掌痕,小黑更是像打鼓一般,打诗萍的翘臀。
    小黑:「小贱货,妳在引擎盖上面,挖穴给哥哥们看。」
    诗萍:「好,只要哥哥干我,我什么都愿意做。」
    诗萍做上引擎盖,打开双脚,开始抚摸大阴唇,然后又压又拉小荳蔻,随着速度的加快,发出滋滋滋的水声,诗萍:「咿啊~咿啊」,一阵抖动,直接潮吹在引擎盖上,众人冲向诗萍,开始了一整夜的轮姦。

    3.威胁
       
    这天早上,我正在用水管,沖洗狗笼里的诗萍,手机响起,小黑说到:「她的家人报警了,我们要想办法搞定这件事,不然案件往上办,我也压不下来。那我们该想想法子了,这时诗菁虽然担心妹妹的安危,但还是到医院实习,这时接到小黑的电话,诗菁顾不得正在实习,马上请假去找妹妹,诗菁穿着蓝色护士服与裤子,绑着马尾,虽然保的紧紧的,但还是包不住,那姣好的身材,34.22.26的三围,使她在医院,或在学校都有不少追求者,小黑联络她到附近废弃的国小,说看到诗萍全身赤裸在废弃的教室里,诗菁一进校人,我与小克等人,用乙醚与毛巾,把诗菁迷昏绑在ㄇ字型铁架上,把眼睛矇起来,以诗菁的性命要胁诗萍,答应我们要做的事,晚上六时,我开车黑色麵包车,把诗萍带到废弃的教室,另外要小克在广播室待命,确认好广播计画开始,而我则用监视器确保计画安全执行,诗菁慢慢的醒来,发现自己被绑在椅子上。
    诗萍:「姐,我会让你很舒服的,这样才能保全妳我的性命。」
    诗菁:「妹,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跟我讲清楚,放开我压。」
    叮~叮~叮~叮(广播铃声)
    把妳姐的裤子脱下来,把桌上的串珠塞入妳姐姐的后庭里。
    诗萍看到桌上的串珠,由小到大,诗萍用小的那端尝试要放入,不过姐姐的后庭没有被开发过实在太紧了,诗萍用舌头开始润滑姐姐的屁眼,另一方面,用手放入姐姐的阴户,前端微微弯曲,希望可以抠出一点水,好润滑后庭。
    诗菁感觉到妹妹的异常大叫:「诗萍妳在干嘛?快停下来,妳在塞什么东西,好痛。」
    珠子开始一颗颗的没入,诗菁的后庭洞,越来越大,而诗菁咬住嘴唇越咬越紧,以承受这巨大的痛楚后来整串没入,只剩下一点点尾巴露出来。
    诗萍想减低姐姐的痛苦,用舌头不断的刺激姐姐的阴户,而手不端的抚摸姐姐的大胸部,诗菁开始觉得有一种快感,不断袭来,听到了滋滋滋的声音,乳房像波浪一样抖动,诗菁:「恩~恩~啊~啊」不断呻吟,这时我请其他兄弟冲进去,给诗萍戴上项圈,上面还有一个铃铛,小刀与孙哥把诗萍抱起,诗萍阴户大大的展示给其他泰劳,孙哥掏出阴茎,不是我再说,真的没看过这么大的阴茎,插入诗萍的阴户,小肉肉翻进去,又翻出来,小刀把阴茎放入后庭,就像三明治一样的姿势,阴茎只隔小小的一层肉,还可以享受美少女含苞待放的香气,铃铛声与叫床声伴随着啪~趴~趴撞击得声音,好不热闹,另外两名兄弟注意到一旁的诗菁,小力煨琐的说:「干!这辈子没玩过小护士,今天一定要玩个够本。」
    菁:「妳们不要过来,我会报警喔。」
    力:「报警?我看妳妹怎么办?」把舌头塞入诗菁的嘴里,却被诗菁咬了一口。
    菁:「烂人!」小力十分生气,像打打沙包一样,先踹了诗菁肚子一脚,不断挥拳打诗菁,诗菁嘴角留下一条血丝。
    孙:「小力,你在干嘛?把她打死了,我们就少一个肉壶可以玩了,粗人就是粗人。」
    孙哥拿出一把大剪刀,剪开诗菁的衣服,白皙的双乳弹了出来,孙哥用剪刀在诗菁的胸部上比画。
    菁:「我不会屈服的!」虚弱的说
    孙:「连我都生气了!」孙哥拿起一旁的球棒,用力的插入诗菁的小穴,因为球棒太大了,只顶进去一半,孙哥与小力一起用力,直接全部没入,这激烈的疼痛,使诗经尿了一地。
    孙:「小护士终于尿出来了,在兇呀!贱货」赏了诗经一巴掌
    抬起诗经的腿,孙哥把大屌插入诗菁的小穴里。
    菁:「你这禽兽!你会有报应的!」
    孙哥不理会她,抽插诗经的小穴发出滋滋滋的声音。
    孙:「好爽!征服这么倔强的妹。」诗菁的大奶在空中晃蕩,孙哥把头埋入诗菁的两乳间,不断舔弄,孙:「我要射了!跟我一起高潮吧!」菁:「要去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用力的把串珠抽了出来,诗菁粪便散了一地,碰!孙哥把诗菁重摔到地上。
    小力:「我们来开音乐会吧!」淫蕩的叫声与铃铛声迴荡整个房间,小力边吸吮诗菁的奶头,用舌头不断在诗菁的奶头画圈,另名兄弟,也没浪费诗菁的嘴巴,不断的把阴茎往里面送,诗菁发出:呜~呜~呜的悲鸣,大伙儿,在这姐妹叫床二重奏中,得到了无比的性福,最后把诗菁与诗萍架到旧校舍的厕所,把莲蓬头拔掉用细细的水管插入诗菁与诗菁的屁眼把里面的精液都清出来,并且把诗菁的证件夺走,留下电话要她改日再来拿取。

    4.姐妹的自白剂实验

    这天,小克:「阿宏,阿宏,我弄到一些好东西。」手舞足蹈的说着。
    阿宏:「是有什么东西让妳这么兴奋。」
    小克:「我买到一种新药,除了可以让女生,更服从以外,还可以有问必答。」
    阿宏:『那还不快找妹来试试。』
    阿宏拿起手机,拨打诗萍的电话,说:「小骚货,小穴有没有很痒呀!来给哥哥疼爱一下,不然就把你照片,跟证件影本上传到网路上,看以后别人会怎么看你!」
    诗萍:「你.你.你怎么这样,上过我了还不够吗?」声音哽咽。
    阿宏:「干!又不是第一次被干,少装纯洁了,妳给我穿好衣服,两点到火车站前的宾馆,不然妳给我等着瞧。」
    诗萍天人交战,在几经思考后,还是只好到车站前赴约,到了车站,出来赴约的是小克,拿着一个行李箱,一路上小黑不断毛手毛脚,路人的行人都对诗萍指指点点,就像不检点的国中生,诗萍害羞的脸都红了,很快的到了宾馆,一进房间看到五个男人,不断的上下打量着诗萍,把诗萍双手反绑,一名男人开始,贪婪的挖弄诗萍的下体,诗萍:「嗯~嗯~嗯~嗯」,这小骚货好紧喔,真难挖耶,小克说到:「我有拿到新的药,我们先打一些来玩玩。」诗萍一听到要打药,不断的极力反抗,挣脱束缚,企图逃跑,小黑故意绊倒诗萍,众人见状大笑,阿宏拿出v8,说到:「小诗萍,今天是你的处女作喔!不要害羞喔!」,诗萍被注射药剂后,手脚不受控制,在众人面前,大跳豔舞,并不断逗弄小穴,用口水沾湿手指,不断在乳头上绕圈,诗萍:「嗯~喔~嗯~喔~啊啊啊啊。」,诗萍下体喷出大量的液体,小黑再次把她手绑起来,所有人走向前,小黑扶助诗萍的腰部,从后面放入,另一个男人也不断抽插诗萍的小嘴,男人低吼一声,射在诗萍的嘴里,诗萍嚥不下去,精液弄得满脸都是,小黑更是抓住诗萍的胸部,把诗萍抬起来,让镜头可以好好的特写诗萍的脸部,小黑继续问:「今年几岁?」
     诗萍:「十…六。」
      「已经十六啦?长这么幼齿,害我以为她还是国中生。」其中一个瘦小的男人说道。
      「有没有男朋友啊?」
     诗萍:「…有」
      「那他干过妳了吗?」
      「还…没…」
      「那妳到前天为止都还是处女喽?」
      「对…」
      「干咧!阿宏你前天把她开苞,真是让你赚到了!」小黑像我说道。
    我回以一个得意而猥亵的笑容
      又过了大约三分钟,那男子说「我也要射了,我要射在妳的子宫里!」
      「不…行,我今天是危险期…会怀孕…」但已经太迟了。
      「那正好,我就要让你怀我的种!」小黑说完低吼一声,然后就全声僵硬
      「啊……啊…」诗萍被射得全身颤抖,然后头无力的垂下。那男人将双手一放,让诗萍倒在地上,众人继续活塞运动,直到夜幕低下。
    诗菁穿着蓝色T-SHIT,与极短的牛仔热裤,散发大学生的年轻活力,準备与朋友去学校参加,暑假活动,这时诗菁接到电话,电话的另一头:「小护士,妳证件在我手上,我还有一堆关于妳的影片,要不要来拿随便妳,到xxx路公寓来。」诗萍到了公寓,感觉这公寓好阴森,好像废弃已久,一进入指定的房间,就看到诗萍在吞吐阿宏的阴茎,还不时发出滋滋滋的声音,还咿咿啊啊的呻吟着,一进来小克就把门卡住,阿宏喝斥:「贱货,拖那么久,玩妳妳妹都玩腻了,把这套衣服穿上。」
    丢了一件改良过的情趣护士服给诗菁,这是一件蓝色的护士服,搭配超短迷你裙,诗菁大吼:「妳们到底对我妹妹做了什么。」
    小黑眼看状况要失控了,推倒诗菁暴打一顿,然后把诗菁铐起来,吊挂在客厅正中央,我把蓝色T-SHIT剪破,露出一对丰满的大奶,居然没穿胸罩,真淫蕩,小黑拿一瓶1000CC的水,灌进诗菁嘴里,并不时的搓揉的胸部,我从箱子里拿出按摩棒,说道:我们来猜猜这小护士下面可以塞几根,我粗暴的插入她的阴道,把她阴唇往上拉,塞入一根「快坏了,好满,求求你不要再塞了。」我不理会诗菁的要求,上上下下的玩弄她的小穴。
    我用力的往上拉,放入另一根较小的按摩棒,两根按摩棒挤在一起,发出嗡嗡嗡的声音,两根,塞的一点空隙的没有,不过还真紧,一下就满了不愧是大学生,把诗菁衣服扒光,拿出润滑剂,涂抹在诗菁的后庭,诗菁感觉到一阵冰凉的,我用我的大屌放入诗菁的后庭,太紧了,我开始尝试插入更深,「恩~恩~恩」诗菁皱着眉头,从痛苦的尖叫,变为愉悦的呻吟,我开始加速,另外一两只手不断的搓揉诗菁的大奶,我开始加速,诗菁随的我的加速,脸上昇起一抹红晕,不断呻吟,实在太愉快了。
    我跟着开始叫床,我感觉我要射了,用力的捏住诗菁的大奶,诗菁承受不了这样的刺激「啊~~~~~~~~~~~~~~~~」,按摩棒,散落一地,诗菁尿失禁了,还不断打冷颤,在场的人都为我精彩的表演鼓掌。
    诗萍有气无力的向那我乞求:「求求你,放了我们吧!」
      「我叫妳说出妳的名字!」我用力的踩诗萍的下体,诗萍不断哀嚎。
      「我说!我说!我叫吴诗菁!」诗菁痛苦的回答。
      「年龄呢?」
      「20岁!」
      「有没有男朋友?」
    把诗菁的头拉起来,用她的小嘴清理我屌上的粪便,诗菁看着妹妹清理着她的粪便,又是羞愧又愤怒。
      「没有!求求你,放过我妹妹」看来诗菁似乎快受不了了,「哦?妳这么漂亮怎么会没有男朋友?」我不理会诗菁的要求,直接把老二顶到,诗萍喉咙。
      「当我的奴隶,签下奴隶契约」
    诗菁卑微的跪下亲我的脚指,「主人。」
    诗萍则在沙发上啜泣。
    最后强迫诗菁签下性奴隶契约,如果不从,就依毒品罪把诗萍抓起来,让她前途尽毁!
    奴隶契约第一条:主人要求不可拒绝。
            第二条:主人可赋予朋友同等权力。
            第三条:让主人在妳身体里便溺。
            第四条:主人朋友要在妳身体里便溺,不可拒绝。
            第五条:在主人家不准穿衣服。
            第六条:帮主人赚钱。
            第七条:忠心无二。
    最后用口红涂在诗菁的屁眼上,用屁眼盖章,契约成立。

    4.奴隶契约

    这天早上,天还没亮,就听到工厂的厕所,发出啪啪啪的声音,心想一早就开工压,这几天来,兄弟们总是一早就到修车厂来开工,来了都不是为了修车,都是为了开诗萍这公共汽车,看到诗萍赤裸的站在客厅中间,孙哥拿了一件水手服要她穿上,
    诗萍穿上了情趣水手服,众人看到兴奋的,拍打诗萍的翘臀 众兄弟说:
    「求哥哥们逗弄妳的阴核,让我们看看妳吧,快掀裙。」
    「都被我们干那么多次了,害什么羞」众人不断的掀诗萍的裙襬,诗萍只是默默的忍受,兄弟们的欺凌,「屁股快对过来,想要我们把影片放到网路上妈?」
    「这屁股挺正的」众人不断拍打。
    「屁股翘高点,爽不爽压?」
    「爽了没,喜欢被这样吧!」
    小力见诗萍没有太大的反应,用力的打她的小屁屁「妳还跩什么跩,有种顶嘴压!」
    诗萍:「痛~~请不要再打了」
    「什么?会痛?应该说爽才对」
    「妳应该说妳喜欢被打屁股,快说啦,嫌被打不够喔。」
    孙哥把脸凑像诗萍的小穴,用舌头不断玩弄诗萍的阴核,接着把诗萍丢到沙发上,一人抓一只脚,把诗萍的脚大大的分开。
    怎么玩好呢,帮她补充一点营养好了。
    「去冰箱拿那个东西过来」
    拿了一整篮的食物过来,拿出两串德国热狗,插入诗萍的小穴。
    「多补充一点肉类,奶子长大大,哥哥们干起来才会比较爽喔。」
    诗萍:「咿————咿——啊啊的呻吟。」
    小力见状,加快了抽差的速度,发现诗萍没有太大的反应,于是拿一条更长的小黄瓜,放入诗萍的小穴,只见小黄瓜一下就滑入一大半。
    力:「诗萍用你下面的小口把它吐出来。」诗萍一用力小黄瓜就整之弹了出来,这小贱货,下面还挺有力的妈?
    我:「下面吞吐完,该换上面吞吐了。」我把小黄瓜与香肠塞入诗萍的嘴巴,诗萍嘴巴被塞的满满满。
    诗萍:「呜~~~~呜~~~~~呜」
    「不何你的口味压?来吃精液吧!」小力把诗萍拉过来,让诗萍跪着帮他口交。
    我则让她帮我打手枪。
    在享受诗萍精彩的口技之下,小力开始呻吟。
    力:「齁~~~~~~~~~~齁~~~~~~~齁」不断发出喘息声!
    诗萍嘴巴也发出滋~~~~~~~滋~~~~~~~滋的声音,淫蕩程度不输下面的小穴,力:「喔~~~~我要射了。」我接着把诗萍头整个压住,让她可以完全品尝小力的精液。
    力:「好不好吃压?不要一下吞下去。」我放开诗萍,诗萍开始咀嚼精液,嘴角还有小力的阴毛,接着综人把诗萍高高的抬起,我与小力开始挖诗萍下面的嘴巴,我跟小力一起把手指插入诗萍的小穴穴,诗萍咬着牙不想发出吟叫声。
    我「你这模样真正点耶。」我突然加速。
    诗萍:「呜~~~呜~~~~~~~呜」不断吟叫,我有点玩腻了,就把她狠狠的摔到地上,众人争先恐后的放入诗萍的小嘴,每个人都干上一轮,干到诗萍头髮因为精液纠结在一起,诗萍蹲在一旁,从小穴与屁眼里抠出一坨坨的精液,最后小力掏出老二,把金黄色的尿液喷向诗萍,众人才散去,而诗萍慢慢的爬回狗笼休息。

友情提示:请勿长时间观看成人影视,注意保护视力并预防近视,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生活。

版权声明:本网站为非赢利性站点,本网站所有内容均来源于互联网相关站点自动搜索采集信息,相关链接已经注明来源。

联系我们:oopp112233qq@gmail.com 激情综合站:成人偷拍自拍2015撸撸_草榴社区官网_狠狠撸网站_草榴社区手机版 为海外华人服务,提供综合成人信息,免费的综合成人精彩内容。

站点申明:本站内容均收集于互联网,网站在美国进行维护,受美国法律保护。本站无意侵犯任何国家的宪法,如果当地法令禁止进入,请马上离开!